雅鲁藏布大峡谷右岸40天环形徒步线路

时间:2011-10-19 20:08 点击: 作者:小敏 来源:网络





 

雅鲁藏布大峡谷穿越地图
 

徒步线路:派乡——直白村――加拉村——白马狗熊——西兴拉雪山——藏布巴东瀑布——巴玉村——扎曲村――排龙乡——波密――嘎隆拉雪山――108K――旁辛乡――甘德乡——加拉萨乡――108K——墨脱县——多雄拉雪山——派乡。

整个行程需要40天以上。
线路强度: 极高强度 危险度: 高度危险
需要向导、背夫。强烈建议按照队员与向导背夫1:3的比例配备。

详细行程:

此穿越行程从2007年4月1日至5月11日止。

第一天<4月1日 多云到少云 气温15°C>
几经波折确定成行的队员只有我和新加坡的Hichos 才2人,也是前期筹备中,我们所能预料到的最坏的一种情况。共请了向导1人名字叫西绕,还有协作5人,都是峡谷内村子的藏族人,总共8人组队。
昨天抵派乡转运站,正式进入大峡谷地区。今天下午乘拖拉机至十八公里处,有南迦巴瓦雪山观景台,拍了些照片。再行5公里多,住宿在直白村。

第二天<4月2日 多云有小雨 15°C左右>
在直白村休整一天,四处转转,想下到江面峡谷,一直没找到路。南加巴瓦峰也被云雾挡住了。

第三天<4月3日 多云、下午小雨 气温12°C>
从直白村出发,到峡谷内最后一个村庄——加拉村,有38公里远,不通车,总共走了9个小时。我负重约有20斤。加拉村建在距江边1公里远的一个平台上,有7户人家,最少有三百年的历史了。进村后觉得最奇怪的是村里竟有1辆摩托车、2辆自行车和3台微型拖拉机,经了解这些车的行使范围大概有三公里左右。当时是把它们拆成零件,背到村里再组装成整车使用。加拉村的GPS数据:北纬29°42.325' 东经94°54.221'。

第四天<4月4日 晴到少云 10°C>
从直白村出发,徒步约12公里,6个多小时,宿营地叫西沥,海拔3147M,北纬29°43.286',东经94°56.391'。一到营地,脱了上衣马上发现了草虱子,经检查,在我身上发现了3只,而在Hichos的身上竟有14只之多,听向导说,这虫要是进到耳朵里就会有生命危险。吓得我们俩赶紧把风油精涂到耳朵眼里。我抓了6只装到塑料袋里准备带出峡谷。

大峡谷第五天<4月5日 阴有小雨 约10°C>
98雅漂队杨勇队长因身上发现草虱子多而被称为“师(虱)长”,我也笑称Hichos为“狮(虱)王”,有“特殊吸引力”。没想到早上起来却是我最先中招了,在脚上已有一头草虱子扎进皮肤里,不知为何没有感觉。原以为会很痛,先用烟头烫,后用风油精泡,全都没效果,只好用手拔,有点痛,它的细脖子出乎意料地结实,拔了好几下,最后头断在皮肤里,听说会感染,有点怕怕。
上午行走在原始竹林中,下午是原始森林,途经最高点为3725M,今天气温下降,没有发现草虱子。晚上7点到营地,共走了9个多小时,约15公里(直线距离3公里)。每次吃饭都是煮一大锅粗砖茶,配烙面饼或糌粑,中午开了罐红烧肉罐头。营地:北纬29°44. 724',东经94°57.514',海拔3478M。

第六天<4月6日 阴有小雨>
昨晚后半夜开始下雨。Hichos夜里在身上抓到两只跳蚤,我身上也被咬了好几个包。今天的路一直下坡,雨后非常滑,Hichos经验少些,走得有点吃力,我还好点。下降了800多米海拔到江边,走了4个多小时,约8公里路,直线1.5公里。后一直下雨,江边石头太滑,无法再走,只好就地扎营。
在江对岸100米高的岩壁上看见一只黄山羊(也可能是鹿),想下到江边喝水,我们很耐心地看了一个多小时,它尝试着从不同路线下去,由于地势太陡,尝试了六、七次都失败了,可惜一直没等到它下来。晚餐是面疙瘩汤,味道不错,算改善伙食了。里面放了些从加拉村带来的野菜。
晚上六点多,协作北马看到一只老鹰在追一只雪鸡,我们赶走老鹰,雪鸡已钻进江边一块大岩石下面,后来我们几个爬进石缝中,把它救出来。发现它头上有两个蓝色的角,觉得特异,拍了几张照片,就把它放生了。藏族协作认为我们在神山(南迦巴瓦)脚下救了神鸟,它会保佑我们大家平安的。
第5#营地,北纬29°45.447',东经94°58.119',海拔2675M。宿营地在距江边不到二十米的一个大石洞中,最高不到1.8米,6米见方。没搭帐篷。每个人睡前先在耳朵眼周围涂风油精,然后用纸巾塞住耳孔,以防土虱子进入。一夜江水轰鸣,睡得还香。

第七天<4月7日 晴到少云 15°C>
上午在江边巨石滩走了3.5公里,三个多小时,对面就是加拉白垒雪山隐约在云雾中。傍晚5点到达江边的6#营地。总共徒步约12公里,用了7个多小时(直线距离4.4公里)。这个营地很开阔,百来人宿营都没问题。第6#营地,北纬29°45.470',东经95°00.862',海拔2621M。
协作乔列的佩刀不小心丢了。太阳还高,大家忙着晒睡袋,生火煮茶。路上,第一次在我的裤腿上见到旱蚂蝗,马上拍了个纪念照。翻山途中草虱子奇多,在我身上就找到几十只,已不那么好奇了,幸亏它们还没有下口。Hichos到营地,在身上就发现了二十几只,帐篷里也有5只,赶忙清理掉。

第八天<4月8日 上午少云 下午至傍晚小雨>
天亮时分下了一阵小雨,9点起来,10点半出发,上午走水平路,下午走山路。总共走了近7个小时,雨中约10公里。第7#营地:海拔3040M,北纬29°45.207',东经95°02.845'。我们两个都在向藏族人民的习惯靠拢,三餐都是煮茶(放些盐的粗砖茶,大约三元一块)、糌粑、干辣椒泡水或加点藏肉(是生肉晒干的)切片,不知能坚持多久。

第九天<4月9日 晴转多云>
上午出营地不久,即来到一大片的沼泽地,一脚踩下去,软软的冒出许多水。大家的鞋全都进水了。在向导的带领下,七拐八拐,绕来绕去,二十多分钟,终于平安走出去了。12时抵达边巴拉山口,海拔3269M,北纬29°44.819',东经95°03.310'。经过漫长的下坡,6个多小时,徒步约9公里,终于到达佛教圣地——白马狗熊,原先的寺庙早已倒塌,只剩下一些断垣残壁。这些年有3个喇嘛在这里闭关修行,建了三个小棚子,还有2000年美国人遗留下来的一只黄色塑料划艇。环绕四周的都是雪山,离江边三百米左右的一块高出的平台,就像莲花中心的宝座一样,集天地灵气于一处。第8#营地海拔2718M,北纬29°44.538',东经95°03.921'。
在附近发现一颗很大的西藏神树,木头是红色的带有香味,我收集了几块神木留念。在遗弃菜地里我找到了一些小青菜,晚餐吃面团汤改善一下。7天未见青菜,味道真香。
我们在四处巡视中,竟无意发现了一个秘密藏宝处,里面有不少铜佛、铜号、海螺、法号以及铜碗等佛寺器皿,看样子年代久远,颇有考古价值。拍完纪念照,按藏族人的规矩,通通放回复原。

第十天<4月10日 中雨>
天亮前开始下雨。中雨一直下到中午还不停,只好冒雨出发。下坡到江边,又走巨石滩,石头湿滑又有青苔,一不小心就会滑到。过了三条水流湍急的小溪。听向导说:去年6月份有深圳二女一男(迷失、六月风等)也是走到这儿,水太大,过不了小溪,只好原路返回。我们今年来得早些,顺利通过。扎营在江边巨石旁边。我和Hiches平均负重18斤左右(包括摄影器材),目前基本还能撑得住,只是后面路还长。路上带刺的草和灌木种类不少,经常扎到手和腿。下午途中, Hiches被一种叫火麻草的植物触了一下,当时感到火辣辣的,手还有点发麻,马上涂了点风油精就好了些。
离营地五十米处有一温泉,水温70℃~80℃。大家逐一过去烫烫脚。我脱下袜子,就看见右小腿上有一只蚂蝗和一只草虱子。蚂蝗刚进入一半,使劲拍几下它就掉了。而草虱子的头已深深扎进皮下,还有回钩,周围皮肤红肿了一大块,我马上用温泉水烫它,没用;用打火机烧它,还是不出来,并吸了一肚子血。本来想等它自己出来,过了半个多小时没动静,只好忍痛拔它,结果是头断在皮内,希望不要感染。从早到晚中雨下了一整天,又湿又冷。今天只走了四小时,大约4公里多,最少的一天。帐篷离江边只有二十米,这段江江面狭窄,落差大,轰隆声非常响。第9#营地:海拔2471M,北纬29°44.302',东经95°05.083'。
 

第十一天<4月11日 阴 10℃>
最期待的是出太阳,它在中午时分露了一下脸就没了。从江边出发,开始爬山,三百多米的一个大岩壁,有80多度的陡。顺着岩缝,手脚并用抓着灌木或草根,“之”字型上升,上到江边的岩壁顶,再下行。雨后到处湿湿的,几步一滑。队友Hichos的手掌不小心又按在火麻草上,先是刺痛,而后就是发麻,按Hichos当时的话:这只手要残废半天了。我穿着排汗内衣的手臂也碰到了火麻草,总算是领教了这草的厉害了。
到了江边休息吃午饭。Hichos一检查身上,总共发现了十三只蚂蝗,峡谷中的蚂蝗个头不大,有点发黑,吸盘的吸力却很大,吸到皮肤上很难去掉。过了白马狗熊,我们开始进入大峡谷的核心区域了。傍晚到营地时,Hiches在身上又发现3只蚂蝗,咬得大腿直流血,今天一共16只了,也是个小记录。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几只。今天共走了六个多小时,约5公里。GPS显示直线距离2.1公里。途中可看到西兴拉山上有许多雪。快到营地段有500多米,江两岸都是岩石,江水很急,江面也窄,最窄处仅仅十多米,大部分有二十米左右。今天也是伙食改善日,中午我和Hichos吃的是泡麦片加一小袋榨菜,真好吃。晚上把剩下的一些小青菜、面疙瘩、藏肉、干辣椒一起煮了一锅。吃饱后围着营地散步。第10#营地:海拔2468M,北纬29°44.398',东经95°06.375',距江边约80~90M。
在05年10月,湖北张晓敏(ID老砖)和向导西绕两人走峡谷,后张小敏摔伤(盆骨粉碎性骨折),就在这个营地呆了六天,而后在西绕和儿子桑金及其白马狗熊的喇嘛帮助下,用了六十四天才走出大峡谷。为此西绕曾八进峡谷,桑金六进峡谷。听西绕说张晓敏今年10月份将有可能再次走入大峡谷。

第十二天<4月12日 晴>
早上一出帐篷就看到太阳已照到对面的山上,心情顿时爽了。出发后一直横切在离江面二百米高的山坡上,这山坡有四百多米高,70度左右,全靠手抓着灌木丛前进。许多路段都要直上直下。进入峡谷以来,今天的路是最难走了。中午太阳很大,也很热,正好下到江边,大家第一次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路上分别看到一只狗熊、二只山羊还有三只野牛。今天除了横切路外,还走了江边巨石滩的路,总共走了近七个小时,大约有八公里。到营地后,找不到茶和剩下的盐巴了,大家都很着急。阿旺说没有茶和盐巴翻不过西兴拉山口,要休息一天。第11#营地:海拔2354M,北纬29°45.287',东经95°08.101'。距江边约二十米左右。

第十三天<4月13日 晴>
休息,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阿旺、次仁和桑金去找丢失的菜和盐巴已回来了。换上适马10-22超广角镜头,就到江边大石头上去拍照。然后顺着江逆流走了近一公里,坐在奔腾轰鸣的江边石头上,一边看书,一边等着日落,回到营地已过去了四个多小时。

第十四天<4月14日 晴>
途中第一次看到西兴拉雪山的全貌。海拔3650M,从3100多米以上都是雪。如去鲁古就要翻过西兴拉山口,相对容易些。我们是朝扎曲方向走,所以只能横切雪山(有雪的季节里),按向导西绕用手比划的走法,我当时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因为从远处看是不大可能的呀。
南迦巴瓦的一个卫峰很漂亮,我拍了不少照片。
中午时分,在过一条小溪时,桑金踩断一根碗口粗的木头,掉到溪里,全身湿透,大家赶忙拉他上岸,好在没啥大的损失。就地晾衣服和背包,埋锅烧茶,准备吃午饭。全天徒步近7个小时,约8公里。营地设在半山腰,离江边500米左右。第12#营地:海拔2501M,北纬29°45.375',东经95°09.332'。

第十五天<4月15日 晴>
出发后一直下山,一个多小时后到江边,然后开始走巨石滩,也就是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上,顺着江边有无数的大石头,看准了才跳,一直跳了3个多小时才到营地,共5个多小时,约5公里。今天到营地后感觉很累,差点要虚脱,休息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第13#营地:海拔2275M,北纬29°45.550',东经95°10.684'。离江边50米。

本文地址:雅鲁藏布大峡谷右岸40天环形徒步线路



深度游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