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太行路寂寂郭亮村-太行郭亮行

时间:2011-11-07 10:28 点击: 作者:niubeibei 来源:网络





有时候,旅行的开始,源于一种念头的陡然而生或者是心心念念的怨念爆发。 而我的中州之行是如此心血来潮却又蓄谋已久。 将不可能变成可能,将一时兴起的询问变成付诸实施的现实。这样的一次旅行似意料之外却又于情理之中。 早上七点起床直奔火车站刷票,T52,所幸还有座位票。 迷迷瞪瞪,半梦半醒之际已到郑州。迅速行至过道,觅得D134,稍待片刻,直奔新乡。直接去往新乡汽车站寻找发往辉县的班车。购票六元,随着人潮涌至数辆“旅1”面前,不由调侃,真是公交车的外形,公交车的价格。

继续各种迷糊,或许过了一个小时,仍旧跟随人潮涌下车,继而又上了一辆中巴。使我诧异的是,车上竟然没什么背包客,这让我不由嘀咕:莫非郭亮如此低调,“五一”假期中都罕有人至。 其实,这是杯具的开始,而我们,仍旧不知。 继续各种颠簸,终于抵达万仙山风景区。正准备购票,发现售票窗口上贴有告示一张:因村民与景区产生纠纷,现景区内不提供饮食住宿。 天雷滚滚。还不待我们反应,一黑面大叔猛然冲到售票窗口:退票退票!!!同时向不明真相的群众疾呼:不要进景区啊!没水没馍没床铺啊!然后我看到售票小姐满脸黑线万分不情愿的从窗口退出若干红色大钞。 这才是急流勇退的铁血真汉子啊! But,面对人生这种囧境,难道我们要灰头土脸的举械投降么?

no~no~no 真的勇士,一般都能够直面淋漓的鲜血和狗血的人生。 so~~~我们一番商定后,打算从天梯偷偷潜入郭亮。当然,我们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外来背包客的气息迅速吸引了数位当地土著大妈的注意。一番讨价还价后,我们和某位大妈一拍即合。大妈热情的发挥她的本土优势,将我们速速引入天梯的入口。 在这段并不是很长的天梯“热身赛”中,我彻底丢脸了。全身冒虚汗,小心脏迅猛的跳动,接着就是眼前一黑。 好的,我并没有青山埋衰骨。 因为,我有补充能量的三大利器:牛肉粒,巧克力,水。嘿嘿。 不管如何,在消灭若干牛肉粒和数块巧克力之后,终于恢复少许力气。 实话说,天梯比我预想的要“安全”很多。攀登时尽量顺着岩壁走,如果不想锻炼自己的胆量话,尽量不要向下看。不同于中虎跳,脚下没有奔腾怒吼的金沙江,手旁也没有可供防护的铁索,所幸路途较短,不消一会儿,顺利登顶。

天梯尽头,是一条非常宽敞的大马路。向前走了一会,便看到炮台。这儿应该是郭亮最适合扎营的地方,也是看日出日落的好场所。 途中看到各种树木、岩石、野花。我原本以为太行山是很粗野凌厉的,然而南太行却自有一股温柔之气。或许是红岩和流水的缘故? 抵达郭亮村,很安静很寂寥。已至饭点,却不见吃饭的旅客或开火营业的饭铺。貌似村民确实怒了,停止供应一切。陌生的游客见面便殷殷询问:“你吃过了吗?”“没有啊,都停业了。”噗~~~没吃早饭的爬过天梯的女纸乃们伤不起啊。正处于绝望之际,一个老奶奶提着水壶缓缓走过来,朝我们笑。悄悄掀开壶盖一角,满满的全是煮熟的土鸡蛋。二话不说,全部包下。 郭亮村很袖珍也很文艺。因为村里随处可见写生的少男少女。 在一处院子稍作休憩,与村民攀谈,得知村村民和景区在修房子和运营客车等问题上发生利益纠纷,村民才“罢工”以示抗议。言谈之中,村民颇为愤怒。大有“黄世仁为富不仁之意”。

看到村中三中全会后枯木逢春的古柳,思及此事,不免感叹。 在大山的包围中,时间似乎也凝滞了。可是我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再次“咕噜咕噜”。只好继续去村中溜达觅食。 在某处角落,赫然发现貌似有一个旅游团队在吃吃喝喝。闻香而去,颇为惊喜的得知此处竟然可以提供食物,老板非常友好的推荐了她们自己制作的“花馍”(音译)。海碗大一个,不是城市中那种虚胖的白面馒头,“花馍”颜色略微发黄,特别紧实。额,基本上只用吃四分之一就很饱了。 吃饱喝足后,绕到村后的谢晋故居看了看。然后前往“崖上人家”。 在红岩绝壁大峡谷千余米的悬崖边上,明末清初之际,建造了数家农家院落,这些民居依靠木柱石墙,门外数尺即是百余米高的绝壁,是现存最好的太行古民居。当然如今多数已变成旅馆和餐馆。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我们继续向南坪走,准备到南坪露营。事后虽感叹放弃往回走去炮台露营,但并不遗憾。或许圆满不一定就是完美。 一路向前,身边不时有呼啸而过的车辆,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只有我们背着背包走在大山之间。途中看到各种“此处易山石坠落,不宜久留”的警示牌以及有两个叹号并置的交通指示牌。我们静静的走着,看到远处蜿蜒曲折的郭亮洞在山谷中盘旋,落日的余晖在红色岩壁上投射下大片交错的光影。 天色渐渐昏暗,南坪就在我们脚下。

天梯上俯视

本文地址:迢迢太行路寂寂郭亮村-太行郭亮行